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

汪毅夫:日本降伏,台湾光复

2019-08-13      点击:

    

汪毅夫:日本降伏,台湾光复

    图一:日本天皇宣读《终战诏书》。(作者供图)

    

    1945年8月15日中午,“日本放送协会”(MHK)播音员和田信贤向听众发出准点播报“玉音放送”(即天皇广播讲话)报告后,放送了日本昭和天皇裕仁先于8月14日宣读录制的《大东亚战争终结/诏书》(简称《终战诏书》)。台湾放送协会下属的台北、台南、台中、嘉义、花莲5个放送局同时转播。

    《终战诏书》是由日本首相铃木贯太郎主持,内阁书记官长迫水久常、汉学家川田瑞穗、大东亚省顾问安冈正笃等共同执笔起草的。为开脱日本天皇的战争罪责和天皇制的危机,也出于拒不深刻反省悔罪的态度,《终战诏书》预设伏笔、套路满满。

    当然,《终战诏书》毕竟宣布“接受联合公告(按,指美、英、中、苏四国联合的《波茨坦公告》)”、承认“排斥他国之主权、侵犯他国之领土”的战争罪行。同日,日本天皇在“御前会议”宣读了《终战诏书》(图一、图二);日本《朝日新闻(图三)》、台湾《台湾新报》(图四)报道了日本天皇宣布投降的消息并刊登其《终战诏书》。

    投降的日语对应词是降伏,“日本降伏”的消息在台湾传开后,万民狂欢。1945年10月18日《台湾新报》载文《高山兄弟欢天喜地》记:台湾内山的少数民族住民“听到日本降伏之喜讯,也同我兄弟一样,手舞足跳。他们极喜欢,切实要做中华民族”。在日语里,降伏同光复是同音的。“日本降伏,台湾光复”一时成为流行语。1945年10月25日,台中地区举行庆祝台湾光复大会,大会主席说:“今朝举行在台日军之降伏式,典礼隆重,意义渊深。台湾光复,于是名实双备”。

    附带言之,当年从广播里听到天皇声音的人都说听到的是“沙哑的玉音”,沙哑应是播音效果的问题。2015年8月15日我们听到日本重新播放的《终战诏书》,日本天皇虽非深刻反省悔罪,还是认罪降伏,声音并不沙哑。(作者汪毅夫系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讲座教授、全国台湾研究会副会长)

    

汪毅夫:日本降伏,台湾光复

    

汪毅夫:日本降伏,台湾光复

    图三:日本《朝日新闻》剪影。(作者供图)

    

汪毅夫:日本降伏,台湾光复